首頁
他是被長公主囚禁在宮中了
排行

他是被長公主囚禁在宮中了

作者: 安甯
分類: 都市現言
更新: 2023年01月16日

我下意識的摸著手腕上的咬痕,五天了,還沒消去

後半夜也是下了很大的雨,遮掩住了很多聲音

裴臨淵一聲又一聲的喊著我的名字,說著一些我從未聽過的情話

“太平,這是

他是被長公主囚禁在宮中了最近章節
安甯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名字或許不是那麼如雷貫耳,但這個監獄的重量,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。在秦城監獄裡,關押的或許都是钜貪與钜富,服刑前冇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。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這座監獄裡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,隨便拖出一個人來,身上至少都揹負著幾條人命,要麼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梟與軍火販子。總之一句話,能住進這裡的,冇有一個不是窮凶惡極的重犯要犯,而且不是被叛了終身監禁就是被判死刑。就是這麼一座坐落在西南荒涼區域且充滿了煞氣的監獄,今天來了幾個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。
  • 許不是那麼如雷貫耳,但這個監獄的重量,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。在秦城監獄裡,關押的或許都是钜貪與钜富,服刑前冇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。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這座監獄裡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,隨便拖出一個人來,身上至少都揹負著幾條人命,要麼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梟與軍火販子。總之一句話,能住進這裡的,冇有一個不是窮凶惡極的重犯要犯,而且不是被叛了終身監禁就是被判死刑。就是這麼一座坐落在西南荒涼區域且充滿了煞氣的監獄,今天來了幾個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。一輛掛
  • ,這個監獄的名字或許不是那麼如雷貫耳,但這個監獄的重量,卻絲毫不弱於京城的秦城監獄。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在秦城監獄裡,關押的或許都是钜貪與钜富,服刑前冇有足夠高的地位無法走進那座監獄。而縝雲監獄與秦城監獄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這座監獄裡關押的清一色都是極度重犯,隨便拖出一個人來,身上至少都揹負著幾條人命,要麼就是常年遊走在幾國國界邊境上的毒梟與軍火販子。總之一句話,能住進這裡的,冇有一個不是窮凶惡極的重犯要犯,而且不是被叛了終身監禁就是被判死刑。就是這麼一座坐落在西南荒涼區域且充滿了煞氣的監獄,